广州小学推荐联盟

一湾溪水不再绿,两岸荔枝别处红:何处觅荔湾?

CTour广州 2019-05-05 14:55:53

前言

常言道:一湾溪水绿,两岸荔枝红。荔枝湾,是荔湾区名字的来源,而这条历史悠久的溪流一直都在时光中奔流不息。

广州十二区里面,荔湾无疑属于广州历史最悠久的中心城区之一。自赵佗2200多年前在广州建立南越国起,广州的城市发展就一直以越秀、荔湾为中心。而如今所说的荔湾区,则是得名于一条河涌其流域内的一个布满荔枝树的河湾,这条河涌的名字叫驷马涌,而这个河湾的名字,就是荔枝湾。

Episode 17

第十七期:何处忆荔湾?


名称之由来

陆贾筑泥城 · 初成荔枝湾

荔枝湾的历史可追溯到广州建城之初的2200多年以前。公元前206年,汉高祖刘邦派遣陆贾来广州向赵佗劝降,当时陆贾在今天的西场(南岸路以东、东风西路和平新村以南)为驻地,筑泥城,并在河边种植花、藕和荔枝,开始经营这一名胜,“荔枝湾”因此得名。

陆贾初至南越,筑城于番禺西浒以待佗,名曰陆贾城。其遗基在郊西十里,地名西场,一曰西候津亭。出城凡度石长桥一、短桥二,乃至。予之生实在其地,所居前对龟峰,后枕花田,白鹅潭吞吐其西,白云山盘回其东。泉甘林茂,有荔支湾、花坞、藕塘之饶,盖贾之所尝经营者也。

—— 《广东新语·卷二·地语·西场

陆贾



根据记载,陆贾所筑的城池位于如今南岸路源溪村、澳口村和南岸村一带。后人为纪念陆贾,在其登陆处兴建碑亭一座,碑亭大致位置在如今广州发电厂内。

红框所指位置为陆贾城,河道标示为现驷马涌和澳口涌



荔枝湾的位置

从兰圃到澳口

荔枝湾有新旧之分。如今位于泮塘路荔湾湖公园的新荔枝湾全名荔枝湾涌,旧时称作上、下西关涌。而旧荔枝湾则不是一条河涌的名字,而是驷马涌水系里面一个种满荔枝树的河湾。


古版的广州城西地图,清晰标注了曾经的驷马涌水系和荔枝湾地区(红框)。还包括宋代古桥彩虹桥(黄框)广雅书院(天蓝框)陈家祠(绿框)、和荔枝湾旁始建于元代的柠檬种植园西园(粉框)


而民国时期的地图上,驷马涌水系和荔枝湾地区仍然清晰标注,但可见西园已经湮灭。而粤汉铁路则是从中穿行而过,经停西村车站(今广州西站),广雅书院也更名为省立第一中学校。


如今的驷马涌水系。旧荔枝湾就被部分埋于周门街心公园,部分为澳口涌和驷马涌的河段。而旧荔枝湾具体的河段,则是今日澳口冼家庄到彩虹小桥村这一段弯弯的河道。

旧荔枝湾两岸今貌

荔湾沿革

兴起、繁盛、变迁、衰落

无论新、旧荔枝湾,原都是珠江江边的沼泽地,河汊纵横、地势低洼。居民为了与水争地,抗洪防潮,修筑基围。堤基种植荔枝树,水塘或养鱼,或种藕,构成了荔基鱼塘或荔基莲塘的水乡景观。羊城西郊有此田园佳境,自然吸引久居闹市的城内居民和作客羊城的诗人墨客。


兴起与繁盛


汉代南越国时期,相传驷马涌和荔枝湾地区已经开始种植荔枝树。南越国时,赵佗在今西华路驷马涌彩虹桥附近建越华馆(又称江浒楼)款待和迎送陆贾。

唐代张九龄诗《与王六履广州津亭晓望》,其《送广州周判官》诗有“海郡雄蛮落,津亭壮越台”句,津亭即指越华馆。


今天的彩虹桥和驷马涌


南汉时。统治者在荔枝湾建起了昌华苑、华林园等好几座皇家园林。每年夏季蝉唱荔枝熟时节,南汉王刘鋹便和妃嫔、内臣在荔枝湾大摆“红云宴”、饱啖红荔、寻欢作乐。相传“红云宴”之际,偶有骤雨,妃嫔宫娥急避,珠珥金钗失落不少。后人因而在荔枝树下,莲塘里不时获得首饰。

元代皇帝忽必烈(元世祖)和铁穆耳(元成宗)喜欢饮用柠檬汁制成的解渴水,于是下令在广州荔枝湾建起了一个御果园,起名叫西园。园内精工栽种800多棵柠檬树。诗人吴莱曾有诗云:
  


广州园官进渴水,天风下热宜檬子。
百花酝作甘露浆,南国烹成赤龙髓。



西园的位置,就是今日澳口涌北岸,冼家庄以西,汇龙小学和富力新居附近。


宋元时期,旧荔枝湾多多少少只能算作是权贵阶层方可涉足的园林地区。而到了明代,荔枝湾已成为平民百姓可以涉足的胜地。羊城八景之一的“荔湾渔唱”即位于此。渔民清早出江捕鱼,黄昏归舟鱼贯,渔歌互答,富有诗情画意。我们所熟知的“一湾溪水绿,两岸荔枝红”则是缘起明代诗人的吟诵。

而到了清代,旧荔枝湾仍保持岭南水乡的独特风采,张维屏有诗云“千树离支四围水,江南无此好江乡”(离支,即荔枝)而荔基莲塘的景观更是诗人口口传颂的题材。清末有《羊城竹枝词》云:

      

 不养春蚕不织麻,荔枝湾外采莲娃。
  莲蓬易断丝难断,愿缚郎心好转家。
荔枝湾外夕阳沉,荔枝湾下野水深,
  郎过泮塘莫折藕,藕丝寸寸是浓心。


荔枝湾与环翠园


清末广州颇具名气的环翠园亦坐落在荔枝湾南岸澳口涌边。由曾任云南大理知县的蔡廷蕙返乡后兴建,占地约23000平方米,有规模宏大的宗祠、私宅和意大利式的花园。以今环翠园街为主轴,铺砌有3米宽的白石路,两旁分建有船厅、玻璃厅和望云草堂。船厅仿北京颐和园的石船样式;玻璃厅也为仿意大利式,成为当时文人雅集之所。路旁建有鱼池石山,种植各种花卉,饲养了孔雀、梅花鹿、蜜蜂和猴子(取其“爵、禄、封、侯”)之意。外围以白栏杆环绕,栏杆之外是荷塘,美景怡人。而环翠园内的船厅之东,是沿小溪种植的一行荔枝树,可谓环翠园内的“小荔枝湾”


环翠园旧照

图片来源:冯彧晟 黎润辉 《荔枝湾——风韵两千年》


环翠园为蔡廷蕙的私家园林,在其内建有元善蔡公祠,其规模和建筑风格,可称为广州生祠之最。它是一间三进间、两边青云巷的大建筑群,宽约50多米,纵深近80米。建筑用料质量足可与陈家祠媲美。正间的柱、梁架木质全部是坤甸木,祠的正门两边的钓鱼台,饰有以神话故事为题材的木雕、砖雕。


1995年被拆之前的环翠园老建筑旧照

图片来源:冯彧晟 黎润辉 《荔枝湾——风韵两千年》


解放后元善蔡公祠被用作环翠园小学的办学。当年环翠园的正门位于今环翠园小学的大门处,门前挂有蒋式勋所题匾额。文革期间,环翠园遭到破坏, 而环翠园在1995年前后被完全拆毁,昔日的环翠园如今仅剩下一段50多米的青砖旧围墙,而今年环翠园小学将围墙拆卸重建,昔日环翠园已无任何遗迹可寻。


左图:今环翠园小学正门,往日为私家园林环翠园的正门

右图:环翠园小学内部现状,原址为环翠园建筑和蔡公祠。



变迁与衰败


新兴旧落

清代,由于西关行商富贾多聚居西关涌的泮塘段附近,并陆续在此修筑园林宅邸,游人也因此而至。因为泮塘村一带的田野也广植荔枝,于是泮塘附近的西关涌也开始被称为“荔枝湾”,也就是现今所见的新荔枝湾。

 “新”是位置上相对于荔枝湾旧址而言的。清末民初,旧荔枝湾开始被取代,渐渐不为人所知。嘉庆道光年间,泮塘附近曾有富商潘仕成所修建的岭南一代名园“海山仙馆”,为一代达官贵人聚集之处。

新荔枝湾与文塔


而近代以来,随着广州工业化、城市化的推进,荔枝湾周围兴建起了工厂,人口增多。尤其是西村地区和西场地区建国后兴建起大量的工厂和宿舍区,例如如今仍在运行的广州发电厂、已经停用的煤场等。因工业、生活废水污染,荔枝湾的水质变恶,河水因工业、生活废水污染,变得污浊不堪,行人至此皆匆匆掩鼻而过。与此同时,荔枝湾一带的南岸、源溪地区的文化风韵也不断衰落、消失。


澳口涌荔枝湾段治理前的照片

可见河水乌黑发臭

而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新荔枝湾也渐渐消亡。建立荔湾湖公园后,附近仅保留了部分湖泊和水道,河道仍能被通逢源桥,南至多宝桥,但水系的各条支流被填平变成街道;随着周围的工厂建立和人口聚居,荔枝湾水系已经沦为复杂的污水沟,1985年前后,荔湾湖至多宝桥的水道被覆盖;1992年,随着泮溪酒家至逢源桥的最后一段水道被覆盖,荔湾涌的名称彻底成为历史。

荔溪将来

痕迹与未来

旧荔枝湾如今仍然静静流淌在驷马涌和澳口涌的河湾里。荔枝湾的弯道如今部分被铁路桥、周门文化广场、西关幼儿园等地掩埋在地底下,部分则如同往昔在蓝天下奔流。对比起重见天日,人来人往的新荔枝湾(西关涌),显得无比唏嘘。

而在旧荔枝湾东边,荔湾路的得名就是源自这条在旁边流过的河湾。如今荔湾路旁的小巷仍然有保留“荔溪”“荔湾”等的字样,述说着旧荔枝湾的历史。

荔溪中一巷

荔溪东二巷


未来

如今,驷马涌和澳口涌两旁种上了荔枝树、亦投入大量的财力物力进行污水的治理。沿岸居民已经可以告别恶臭连天的日子。但是,对比往日“一湾溪水绿,两岸荔枝红”的荔溪唱问晚,还差很远的路要走。

铁路桥下的澳口涌,旧荔枝湾段,已经可见清澈的溪水和鱼类活动。试问一湾溪水何时再绿,两岸荔枝何日又红呢?只希望不久的将来,新旧荔枝湾都可以重现旧日广州城西的那份独特岭南水境。

20世纪80年代的旧荔枝湾

图片来源:冯彧晟 黎润辉 《荔枝湾——风韵两千年》

CTour 广州私途

长按关注

一起分享广州的点滴


微信号 | 手机号 : 13725350623

投稿、合作或加入CantonCrew



部分图片转自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保留原创图片之版权

转载请联系 抄袭将会受到检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