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小学推荐联盟

吟友雅集野蔷薇摘落的红宝石 两手一捧便酥了心窝

骚坛汨江风 2019-11-06 13:06:56


作者简介

胡爱良,网名野蔷薇,七十年代生人。湖南省汨罗市罗城学校英语教师。自幼受父亲影响,爱好广泛,犹喜诗歌和音乐。作品多见于各网站。近来尝试投纸质稿,受文学新秀《板仓文学》等长期约稿。


野蔷薇专辑之二


太阳花

 

小酒窝

溢出来的热情

暖了春又唱过夏

你的笑

粉嫩娇羞

多彩的艳丽

诉说日光的传奇

 

你的世界

没有严寒

冬天

把愁绪苦难的根

深埋土里

只留生发的意念

守住那份坚强

 

来年春天

孕育一张太阳般的脸

过往人们

陌生     熟悉

赞叹     鄙夷

你依然

     

 

: 太阳花有多种颜色,白天太阳下盛开晚上收,耐暑不耐寒。


 


  冬日闲语

 

绿色养眼红色灿烂

看惯了深深浅浅色彩

又觉白净才素雅

春花秋实

途经盛夏一场炽热

也喜冬里暗藏许多爱

 

悬崖峭壁高大挺立的青松

狭小阡陌上的野花小草

空中雄鹰 

泥里小虫

谁完全看懂

各种生命的姿态

 

许多人眯着眼在阳光下

或慵懒或舒展

又遗憾

好些天等待

夜里勾着身子看窗外

迟迟雪不来

 


家在长乐

      

小时候

傻傻地害怕

河边那堆礁石

嵌着宽长白纹几条

是传说中

晒干了的龙筋骨

龙王潭碧绿幽深里

一定有千年水怪

石级旁几百年的老樟树

洞里吓我尖叫的乌蛇还在不在

 

那个年代

羞于说出生马桥

怕小镇里伙伴笑我是穷娃

军绿帆布书包自行车

已远去三十年

而今又荣幸

我是那一本辞典里的

马桥人

 

印象中的大卡车

奇怪它载走的金属柜

到底都往何处

谁带头搬回

耸立云天的高楼和屈子诗

脑海中抹不去的五中老银杏

已写满异彩寄梦天涯

依稀高跷里的故事

麻石巷里的吆喝

唱响了神州那首甜酒谣

 

常回长乐

仰望智峰山的巍然

惊羡那一幕滑翔

看一场春潮涨起叩拜回龙门

描几张靓影十里荷塘

品闻楹联墨香

听一曲凯歌奏百强

时常骄傲

我家在长乐

 


 

眼前

不过是视角的巧合

何苦探究假象与事实

若较真

会沉重或轻浮

最美往事装不进眼睛

挤不掉满腹疑虑

阴霾在心深处沉积

神赐仙帚挥不去

  

待到

将心交与上苍

随乌云聚散

风雪晴雨无定性

于浩宇中漂浮久了

自然

将灰暗拭去

心若净朗

是佛光里的璀璨明珠

 

才明白

有些错觉

不要刻意迷信

承受太多

亦真亦假或突如其来

就懂得

命运中有些事

不可以设防

更不可以算计




与灵魂干杯

 

醉里有甜

掺和着青涩

脸颊绯红

被幸福包围

 

再来一杯

苦涩侵蚀味蕾

才多久

就让日子潮湿发霉

 

是否碰错

越来越找不着归宿

或是浓淡不相宜

不是我想要的感觉

 

不忍躯壳肆无忌惮

痛觉还在继续

此刻

我不会让空气凝固

斟满温热的酒

好好地

与灵魂干杯



草莓红了

 

些许暖意

伴云淡风轻

召唤几颗放晴的心

约好采撷酸甜

应该不只是

满足不安份的指尖

 

三五倩影

飘进几垄苍绿里

摘落的红宝石

两手一捧便酥了心窝

将此刻不自禁收藏

带回家点燃过冬的炉火

 

落后几步

丛丛白色小花

和吊坠着的翡翠玲珑

娇气地与我轻说

不过几日也会红熟

若真喜欢快留下芳容

 

别以为被踩过的诗行

找不到想要的美丽结果

只要愿意弯腰寻找

深藏不露的鲜活

总会有被遗落

细心发现才会有收获

 


    

你一生

拥有多少圆

沉甸甸的五彩斑斓

还是让它空晃悠

你说了算


祖先画个圆

圈定四季兴衰

勤劳懒散

风吹雨打日晒

哭和笑

都与它无关

你再怎么强大

终究撑不大这个圆


谁不是最终微弱呻吟

把自己堆集的圆

浓缩成小句号

各种啼哭填涂

成一个厚重的点

可以滋生

也可以

入土为安

 


  

 

收敛轻浮

吞噬一路污浊尘埃

飘然而来

便是一袭洁白

 

是否那枝冷艳

总在你梦里徘徊

粉身碎骨

应只为将诱惑吞下

 

 也盼你

 带上恋梅的执着

和一身玉洁

入我胸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