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小学推荐联盟

我眼中的画家万建成

行走的连子 2020-10-11 10:52:19





我眼中的艺术家万建成







      画家万建成,外型平凡普通,个矮身阔,看起来毫无艺术气质,且似乎有些木讷。但与之交流,谈到书画,却能从他瞬间的只言片语以及突然的侃侃而谈中,感觉到他的眼睛放光。他应该是一位性情厚道实诚之人,能够非常坦率直接地表达出自己对艺术的个人见地,尽管很多时候,他的绘画语言远远超越他的谈吐。万建成身居远离成都市区的洛带古镇很多年,有着远离喧嚣的孤独。采访中,发现他的视力不太好,怕光,尤其强光。询问之,知道真实原因后,顿时肃然起敬,唏嘘他曾经在边疆部队过往的经历以及不易的艰辛岁月。

万建成的绘画作品,大多以山水为主,也有花鸟。画风清朗细腻,落花风飞,青绿古雅,花影轻笑,散发出一种幽香小径般的韵味。他的书法自成一格,书法很有力量感,沉着痛快,挥洒自如。经历过日日行书,千锤百炼。因而其书法作品秀逸圆润,质朴苍劲,笔酣墨饱,颇有春风厚重之韵。






幼小的时候,万建成就显露出书画的天赋。尽管在那个年代,从事化学研究的知识分子父亲被打成右派。家庭气氛的压抑,造成今天的万建成依然不善言辞,话不多,喜欢独处,喜欢每天埋头作画。读小学时,他最欢喜的事情就是能够安静呆在家里,在墙上、地上、纸上随意自在地写写画画,乱涂乱抹。12岁时,学校老师发现他钢笔字写得好,就让他写大字报,他努力把大字报的每一个字都用力写得很好,以期望能够得到学校老师的表扬。

他至今记得自己在绘画上的启蒙老师,名字叫藏青台。“藏青台老师是我人生艺术之路的启蒙老师。”据万建成回忆,藏青台老师是自己初中时期的英语老师,他是河北人。喜欢书法与绘画。在课余时间,藏青台老师教喜欢绘画的万建成画画。“我记得,藏老师教我画树,画鸟,以及用山水皴法笔触来描绘山水,因此,初中期间,我断断续续一直跟着藏青台老师学了三年,懂得了如何素描,奠定了对绘画的基础知识的简单认知。”16岁时,他入伍到部队,依然没有放弃书法与绘画。“但在部队时,我几乎是以书法为主,画画并不多。”





1999年底,喜欢艺术的万建成终于成为著名画家黄纯尧先生的学生,他跟着黄纯尧老师主攻山水画。

“黄纯尧老师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很多,比如,他对绘画的细腻与色彩把控,他的斐然文采,他对人对事的真诚热情,等等,至今铭记难忘。”

万建成随黄纯尧先生去三峡写生,在巫山下面的一个小县城的江边,黄纯尧老师在写生时要求学生们观察自然,对涨水与跌水时的水线把控必须十分精准细腻。这样的绘画严谨给万建成留下深刻印象。“我的文化水平不高,但我对老师的文采佩服至极。”万建成回忆到黄纯尧先生能给自己所作的每一幅作品题跋而写出一首首内涵深刻的美好诗句而感叹万分。“黄老师特别关心人,热情,细致。我们在创作时,作品中哪一笔不对,哪一条线条不对,他都会立刻指出来。有时候,即使深夜了,他也打电话过来,指出我画得不对的地方或者需要修改的细节。”黄纯尧先生身上的这种为人真诚、绘画严谨、高洁纯粹的品格,至今影响着万建成在绘画上的细腻细致与用心。黄纯尧先生去世后,万建成伤心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他因缘分结识了近年来专门教授他画花鸟的著名画家欧阳世俊先生,力求在山水画四十多年后,融入工笔花鸟的细腻。一贯尊敬老师的万建成,真诚仰慕欧阳世俊先生的绘画风格与人品。“欧阳老师的花鸟画得好,尤其鸟画得非常好,唯美,细腻。他的文采也非常好,令我敬佩。老师人很有个性,不喜欢的人他不接触,他喜欢真诚实在的人,也喜欢独处,思考,尽管看起来如今已经近八十岁的欧阳老师安于清净,但他依然保持着自己每日习画研习书画的习惯,依然在绘画上精益求精。”万建成跟着欧阳世俊先生学习花鸟画后,在工笔花鸟上得到很多启迪。同时,他的山水作品也得到很大的提升与转变。他的山水作品,开始慢慢摆脱了一些太用力的工匠之气,摆脱了构图上的僵化与固执,在艺术的领悟中,豁然开朗,并在其作品中逐渐注入了自己的情感与思想。画面有了微妙的变化。色彩更加清雅,笔墨更加凝练,画面幽静,耐人阅读,这些变化让喜欢他山水作品的藏家读到了烟笼寒水隐隐江楼,草齐腰绿染叠峦的空阔。从他的一幅山水作品《上里雾霭》可以读到画家的某些心境,这些画面元素,石桥、青瓦、雾霭、远山以及那一栋栋伫立在小河边层层叠叠的瓦房吊脚楼,被画家融合在一幅构图唯美的水墨画中,极其静雅而苍凉。画家在情感上融入了自身对山水的痴恋。他在笔墨、情感之中,体现出自身感情色彩的积淀,将情感表达重点落在小河边那一栋栋青瓦房上,在画面里叙述着自己客居洛带古镇,如梦如幻的精神寄托。那些云烟环绕山峦的浓雾,恰好烘托和渲染出这幅作品作者的感伤与无处安放的灵魂。






观其作品,早期万建成的山水作品,几乎都是大尺幅的山水画。八尺整张、丈二、丈六、丈八以及三丈等等。他完全能够把控对巨幅山水作品的创作。藏家也比较多。但那个期间,他的山水作品构图太满,线条略微僵硬,色彩稍显浓郁,似乎少了一些留白、空灵与自在舒朗之韵。随着岁月的增长,万建成逐渐在对艺术的认知中,摸索、领悟中前行。他很刻苦,除了外出采风写生,几乎少社交。大多数时候,他待在洛带古镇的画室,几乎足不出户,闭门读书作画。近年来,他跟着欧阳世俊先生深入学习花鸟画之后,得到很多的创作启发。这些感悟促使他对笔触、色彩、线条、构图等等,有了更加清醒的认知。再加上他的书法老师李国钦先生在墨韵运笔上的指导与启发,他开始以“写”入画,来慢慢寻找属于自己的绘画方向,追求画面疏密有致,用笔清俊,墨色淋漓,朗逸幽丽,不再一味沉迷于大尺幅的山水画创作,而醉心于每一幅作品,即使小幅作品,也注重突出作品的微妙气息、细腻与韵味儿。





万建成近期的作品开始慢慢变得舒朗细秀起来。

他的工笔画作品《花好月圆》:梨花繁茂,点点枝干,圆月清朗。作品底色是酞青蓝,但作者经过特殊处理后,酞青蓝上呈现出融化后的白色,朦胧,模糊。画面中树干在胭脂、朱膘交融中注入适当墨色,于是,树干的肌理效果,在画家一层一层上色的递进中,逐渐厚重苍润。这是画家心中意象化的梨花,唯美而清朗。作品《夏荷》:笔墨细腻,秀美清雅。画家用工笔手法,表现出荷塘里荷叶的寂静素雅,清莲迎风。这幅作品,画家融合了藤黄、酞青蓝、大红、朱红等等,叶片阴阳分明,荷花浓淡自然,采用赭石、朱膘、嫩绿色来表现荷塘边的芦苇,那是隐喻的芦苇,舒卷的荷叶,恰清风袭来,意趣盎然。




多年来,万建成痴迷我国明代著名画家唐寅的绘画作品。

他终日闭门,在画室琢磨古画的韵味,临摹了大量古画。尤其喜欢唐寅的画。并在临摹中,去寻找古韵之雅。他在岁月的磨砺中,以及与自己对笔墨宣纸的触碰浸润中,寻找一种属于自己的绘画风格:在传统的笔墨中,寻找细腻的情感表达。他近期有一幅山水作品,就是大量运用点子皴的手法,来表现中国清丽的山水,笔简而清新。






四十多年来,万建成一直默默研习国画和中国书法,并且加入自己岁月的积淀与个体领悟,用真诚之心去寻找心中的艺术感觉。作为当代颇有个性的山水画家,他心无旁骛,独自探索,虽默默无闻,不求名利,却在绘画中找到自己渴求的精神支撑与寄托。

    万建成长期坚持写生,足迹遍布祖国各地名胜古迹,他的山水书画,秉承传统国画笔墨的坚实基础,山峦跌宕,气势磅礴,石质坚凝,雄浑豪迈。他的画作,注重生活气息和民俗风情,汲取古今精粹,尤其是在彩墨绘画上,独到而创新,树立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万建成先生的毛笔书法,以行书体、草书体为主,笔力劲挺,笔酣墨饱,笔走龙蛇。书法作品被很多爱家收藏。多年来,万建成的国画山水画作品多次入选中国名人书画大展、当代中国山水画展、四川省和成都市书画和美术历年画展等。并在徐悲鸿、张大千艺术研究院《精品集》等美术专著刊登。



万建成先生虽然偏居一隅,却非常注重培养国画人才,多年来,一直坚持在四川省市书画院和高等院校教授成人山水国画基础,。2015年又在成都市洛带镇政府、成都市书画协会等单位和省内书画界知名人士的支持下,创办了“华艺百年书画室”,潜心培育少儿国画和书法,悉心培养热爱国画艺术的青少年,以“弘扬中国国画精粹”为宗旨,传扬中国国画精髓。




蜿蜒老街,蓝天之下,如果你偶尔去到洛带古镇,蓦然看见拐角处,有一间素朴的画室在小街相交处,它似乎弥补了这条条狭窄的老街的艺术空白,给人以云霞缱倦的豁然开朗,那就是万建成的书画空间,也是他的精神家园。









画家简介:万建成,男,1961年出生。毕业于中国南宁陆军学院,师承山水画家黄纯尧先生、欧阳世俊先生、李国钦先生。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成都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成都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徐悲鸿、张大千艺术研究院画师,四川省现代国画院秘书长。




 

行走的连子




一起分享生活的点滴

长按二维码关注






我眼中的艺术家万建成







      画家万建成,外型平凡普通,个矮身阔,看起来毫无艺术气质,且似乎有些木讷。但与之交流,谈到书画,却能从他瞬间的只言片语以及突然的侃侃而谈中,感觉到他的眼睛放光。他应该是一位性情厚道实诚之人,能够非常坦率直接地表达出自己对艺术的个人见地,尽管很多时候,他的绘画语言远远超越他的谈吐。万建成身居远离成都市区的洛带古镇很多年,有着远离喧嚣的孤独。采访中,发现他的视力不太好,怕光,尤其强光。询问之,知道真实原因后,顿时肃然起敬,唏嘘他曾经在边疆部队过往的经历以及不易的艰辛岁月。

万建成的绘画作品,大多以山水为主,也有花鸟。画风清朗细腻,落花风飞,青绿古雅,花影轻笑,散发出一种幽香小径般的韵味。他的书法自成一格,书法很有力量感,沉着痛快,挥洒自如。经历过日日行书,千锤百炼。因而其书法作品秀逸圆润,质朴苍劲,笔酣墨饱,颇有春风厚重之韵。






幼小的时候,万建成就显露出书画的天赋。尽管在那个年代,从事化学研究的知识分子父亲被打成右派。家庭气氛的压抑,造成今天的万建成依然不善言辞,话不多,喜欢独处,喜欢每天埋头作画。读小学时,他最欢喜的事情就是能够安静呆在家里,在墙上、地上、纸上随意自在地写写画画,乱涂乱抹。12岁时,学校老师发现他钢笔字写得好,就让他写大字报,他努力把大字报的每一个字都用力写得很好,以期望能够得到学校老师的表扬。

他至今记得自己在绘画上的启蒙老师,名字叫藏青台。“藏青台老师是我人生艺术之路的启蒙老师。”据万建成回忆,藏青台老师是自己初中时期的英语老师,他是河北人。喜欢书法与绘画。在课余时间,藏青台老师教喜欢绘画的万建成画画。“我记得,藏老师教我画树,画鸟,以及用山水皴法笔触来描绘山水,因此,初中期间,我断断续续一直跟着藏青台老师学了三年,懂得了如何素描,奠定了对绘画的基础知识的简单认知。”16岁时,他入伍到部队,依然没有放弃书法与绘画。“但在部队时,我几乎是以书法为主,画画并不多。”





1999年底,喜欢艺术的万建成终于成为著名画家黄纯尧先生的学生,他跟着黄纯尧老师主攻山水画。

“黄纯尧老师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很多,比如,他对绘画的细腻与色彩把控,他的斐然文采,他对人对事的真诚热情,等等,至今铭记难忘。”

万建成随黄纯尧先生去三峡写生,在巫山下面的一个小县城的江边,黄纯尧老师在写生时要求学生们观察自然,对涨水与跌水时的水线把控必须十分精准细腻。这样的绘画严谨给万建成留下深刻印象。“我的文化水平不高,但我对老师的文采佩服至极。”万建成回忆到黄纯尧先生能给自己所作的每一幅作品题跋而写出一首首内涵深刻的美好诗句而感叹万分。“黄老师特别关心人,热情,细致。我们在创作时,作品中哪一笔不对,哪一条线条不对,他都会立刻指出来。有时候,即使深夜了,他也打电话过来,指出我画得不对的地方或者需要修改的细节。”黄纯尧先生身上的这种为人真诚、绘画严谨、高洁纯粹的品格,至今影响着万建成在绘画上的细腻细致与用心。黄纯尧先生去世后,万建成伤心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他因缘分结识了近年来专门教授他画花鸟的著名画家欧阳世俊先生,力求在山水画四十多年后,融入工笔花鸟的细腻。一贯尊敬老师的万建成,真诚仰慕欧阳世俊先生的绘画风格与人品。“欧阳老师的花鸟画得好,尤其鸟画得非常好,唯美,细腻。他的文采也非常好,令我敬佩。老师人很有个性,不喜欢的人他不接触,他喜欢真诚实在的人,也喜欢独处,思考,尽管看起来如今已经近八十岁的欧阳老师安于清净,但他依然保持着自己每日习画研习书画的习惯,依然在绘画上精益求精。”万建成跟着欧阳世俊先生学习花鸟画后,在工笔花鸟上得到很多启迪。同时,他的山水作品也得到很大的提升与转变。他的山水作品,开始慢慢摆脱了一些太用力的工匠之气,摆脱了构图上的僵化与固执,在艺术的领悟中,豁然开朗,并在其作品中逐渐注入了自己的情感与思想。画面有了微妙的变化。色彩更加清雅,笔墨更加凝练,画面幽静,耐人阅读,这些变化让喜欢他山水作品的藏家读到了烟笼寒水隐隐江楼,草齐腰绿染叠峦的空阔。从他的一幅山水作品《上里雾霭》可以读到画家的某些心境,这些画面元素,石桥、青瓦、雾霭、远山以及那一栋栋伫立在小河边层层叠叠的瓦房吊脚楼,被画家融合在一幅构图唯美的水墨画中,极其静雅而苍凉。画家在情感上融入了自身对山水的痴恋。他在笔墨、情感之中,体现出自身感情色彩的积淀,将情感表达重点落在小河边那一栋栋青瓦房上,在画面里叙述着自己客居洛带古镇,如梦如幻的精神寄托。那些云烟环绕山峦的浓雾,恰好烘托和渲染出这幅作品作者的感伤与无处安放的灵魂。






观其作品,早期万建成的山水作品,几乎都是大尺幅的山水画。八尺整张、丈二、丈六、丈八以及三丈等等。他完全能够把控对巨幅山水作品的创作。藏家也比较多。但那个期间,他的山水作品构图太满,线条略微僵硬,色彩稍显浓郁,似乎少了一些留白、空灵与自在舒朗之韵。随着岁月的增长,万建成逐渐在对艺术的认知中,摸索、领悟中前行。他很刻苦,除了外出采风写生,几乎少社交。大多数时候,他待在洛带古镇的画室,几乎足不出户,闭门读书作画。近年来,他跟着欧阳世俊先生深入学习花鸟画之后,得到很多的创作启发。这些感悟促使他对笔触、色彩、线条、构图等等,有了更加清醒的认知。再加上他的书法老师李国钦先生在墨韵运笔上的指导与启发,他开始以“写”入画,来慢慢寻找属于自己的绘画方向,追求画面疏密有致,用笔清俊,墨色淋漓,朗逸幽丽,不再一味沉迷于大尺幅的山水画创作,而醉心于每一幅作品,即使小幅作品,也注重突出作品的微妙气息、细腻与韵味儿。





万建成近期的作品开始慢慢变得舒朗细秀起来。

他的工笔画作品《花好月圆》:梨花繁茂,点点枝干,圆月清朗。作品底色是酞青蓝,但作者经过特殊处理后,酞青蓝上呈现出融化后的白色,朦胧,模糊。画面中树干在胭脂、朱膘交融中注入适当墨色,于是,树干的肌理效果,在画家一层一层上色的递进中,逐渐厚重苍润。这是画家心中意象化的梨花,唯美而清朗。作品《夏荷》:笔墨细腻,秀美清雅。画家用工笔手法,表现出荷塘里荷叶的寂静素雅,清莲迎风。这幅作品,画家融合了藤黄、酞青蓝、大红、朱红等等,叶片阴阳分明,荷花浓淡自然,采用赭石、朱膘、嫩绿色来表现荷塘边的芦苇,那是隐喻的芦苇,舒卷的荷叶,恰清风袭来,意趣盎然。




多年来,万建成痴迷我国明代著名画家唐寅的绘画作品。

他终日闭门,在画室琢磨古画的韵味,临摹了大量古画。尤其喜欢唐寅的画。并在临摹中,去寻找古韵之雅。他在岁月的磨砺中,以及与自己对笔墨宣纸的触碰浸润中,寻找一种属于自己的绘画风格:在传统的笔墨中,寻找细腻的情感表达。他近期有一幅山水作品,就是大量运用点子皴的手法,来表现中国清丽的山水,笔简而清新。






四十多年来,万建成一直默默研习国画和中国书法,并且加入自己岁月的积淀与个体领悟,用真诚之心去寻找心中的艺术感觉。作为当代颇有个性的山水画家,他心无旁骛,独自探索,虽默默无闻,不求名利,却在绘画中找到自己渴求的精神支撑与寄托。

    万建成长期坚持写生,足迹遍布祖国各地名胜古迹,他的山水书画,秉承传统国画笔墨的坚实基础,山峦跌宕,气势磅礴,石质坚凝,雄浑豪迈。他的画作,注重生活气息和民俗风情,汲取古今精粹,尤其是在彩墨绘画上,独到而创新,树立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万建成先生的毛笔书法,以行书体、草书体为主,笔力劲挺,笔酣墨饱,笔走龙蛇。书法作品被很多爱家收藏。多年来,万建成的国画山水画作品多次入选中国名人书画大展、当代中国山水画展、四川省和成都市书画和美术历年画展等。并在徐悲鸿、张大千艺术研究院《精品集》等美术专著刊登。



万建成先生虽然偏居一隅,却非常注重培养国画人才,多年来,一直坚持在四川省市书画院和高等院校教授成人山水国画基础,。2015年又在成都市洛带镇政府、成都市书画协会等单位和省内书画界知名人士的支持下,创办了“华艺百年书画室”,潜心培育少儿国画和书法,悉心培养热爱国画艺术的青少年,以“弘扬中国国画精粹”为宗旨,传扬中国国画精髓。




蜿蜒老街,蓝天之下,如果你偶尔去到洛带古镇,蓦然看见拐角处,有一间素朴的画室在小街相交处,它似乎弥补了这条条狭窄的老街的艺术空白,给人以云霞缱倦的豁然开朗,那就是万建成的书画空间,也是他的精神家园。









画家简介:万建成,男,1961年出生。毕业于中国南宁陆军学院,师承山水画家黄纯尧先生、欧阳世俊先生、李国钦先生。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成都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成都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徐悲鸿、张大千艺术研究院画师,四川省现代国画院秘书长。




 

行走的连子




一起分享生活的点滴

长按二维码关注






我眼中的艺术家万建成







      画家万建成,外型平凡普通,个矮身阔,看起来毫无艺术气质,且似乎有些木讷。但与之交流,谈到书画,却能从他瞬间的只言片语以及突然的侃侃而谈中,感觉到他的眼睛放光。他应该是一位性情厚道实诚之人,能够非常坦率直接地表达出自己对艺术的个人见地,尽管很多时候,他的绘画语言远远超越他的谈吐。万建成身居远离成都市区的洛带古镇很多年,有着远离喧嚣的孤独。采访中,发现他的视力不太好,怕光,尤其强光。询问之,知道真实原因后,顿时肃然起敬,唏嘘他曾经在边疆部队过往的经历以及不易的艰辛岁月。

万建成的绘画作品,大多以山水为主,也有花鸟。画风清朗细腻,落花风飞,青绿古雅,花影轻笑,散发出一种幽香小径般的韵味。他的书法自成一格,书法很有力量感,沉着痛快,挥洒自如。经历过日日行书,千锤百炼。因而其书法作品秀逸圆润,质朴苍劲,笔酣墨饱,颇有春风厚重之韵。






幼小的时候,万建成就显露出书画的天赋。尽管在那个年代,从事化学研究的知识分子父亲被打成右派。家庭气氛的压抑,造成今天的万建成依然不善言辞,话不多,喜欢独处,喜欢每天埋头作画。读小学时,他最欢喜的事情就是能够安静呆在家里,在墙上、地上、纸上随意自在地写写画画,乱涂乱抹。12岁时,学校老师发现他钢笔字写得好,就让他写大字报,他努力把大字报的每一个字都用力写得很好,以期望能够得到学校老师的表扬。

他至今记得自己在绘画上的启蒙老师,名字叫藏青台。“藏青台老师是我人生艺术之路的启蒙老师。”据万建成回忆,藏青台老师是自己初中时期的英语老师,他是河北人。喜欢书法与绘画。在课余时间,藏青台老师教喜欢绘画的万建成画画。“我记得,藏老师教我画树,画鸟,以及用山水皴法笔触来描绘山水,因此,初中期间,我断断续续一直跟着藏青台老师学了三年,懂得了如何素描,奠定了对绘画的基础知识的简单认知。”16岁时,他入伍到部队,依然没有放弃书法与绘画。“但在部队时,我几乎是以书法为主,画画并不多。”





1999年底,喜欢艺术的万建成终于成为著名画家黄纯尧先生的学生,他跟着黄纯尧老师主攻山水画。

“黄纯尧老师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很多,比如,他对绘画的细腻与色彩把控,他的斐然文采,他对人对事的真诚热情,等等,至今铭记难忘。”

万建成随黄纯尧先生去三峡写生,在巫山下面的一个小县城的江边,黄纯尧老师在写生时要求学生们观察自然,对涨水与跌水时的水线把控必须十分精准细腻。这样的绘画严谨给万建成留下深刻印象。“我的文化水平不高,但我对老师的文采佩服至极。”万建成回忆到黄纯尧先生能给自己所作的每一幅作品题跋而写出一首首内涵深刻的美好诗句而感叹万分。“黄老师特别关心人,热情,细致。我们在创作时,作品中哪一笔不对,哪一条线条不对,他都会立刻指出来。有时候,即使深夜了,他也打电话过来,指出我画得不对的地方或者需要修改的细节。”黄纯尧先生身上的这种为人真诚、绘画严谨、高洁纯粹的品格,至今影响着万建成在绘画上的细腻细致与用心。黄纯尧先生去世后,万建成伤心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他因缘分结识了近年来专门教授他画花鸟的著名画家欧阳世俊先生,力求在山水画四十多年后,融入工笔花鸟的细腻。一贯尊敬老师的万建成,真诚仰慕欧阳世俊先生的绘画风格与人品。“欧阳老师的花鸟画得好,尤其鸟画得非常好,唯美,细腻。他的文采也非常好,令我敬佩。老师人很有个性,不喜欢的人他不接触,他喜欢真诚实在的人,也喜欢独处,思考,尽管看起来如今已经近八十岁的欧阳老师安于清净,但他依然保持着自己每日习画研习书画的习惯,依然在绘画上精益求精。”万建成跟着欧阳世俊先生学习花鸟画后,在工笔花鸟上得到很多启迪。同时,他的山水作品也得到很大的提升与转变。他的山水作品,开始慢慢摆脱了一些太用力的工匠之气,摆脱了构图上的僵化与固执,在艺术的领悟中,豁然开朗,并在其作品中逐渐注入了自己的情感与思想。画面有了微妙的变化。色彩更加清雅,笔墨更加凝练,画面幽静,耐人阅读,这些变化让喜欢他山水作品的藏家读到了烟笼寒水隐隐江楼,草齐腰绿染叠峦的空阔。从他的一幅山水作品《上里雾霭》可以读到画家的某些心境,这些画面元素,石桥、青瓦、雾霭、远山以及那一栋栋伫立在小河边层层叠叠的瓦房吊脚楼,被画家融合在一幅构图唯美的水墨画中,极其静雅而苍凉。画家在情感上融入了自身对山水的痴恋。他在笔墨、情感之中,体现出自身感情色彩的积淀,将情感表达重点落在小河边那一栋栋青瓦房上,在画面里叙述着自己客居洛带古镇,如梦如幻的精神寄托。那些云烟环绕山峦的浓雾,恰好烘托和渲染出这幅作品作者的感伤与无处安放的灵魂。






观其作品,早期万建成的山水作品,几乎都是大尺幅的山水画。八尺整张、丈二、丈六、丈八以及三丈等等。他完全能够把控对巨幅山水作品的创作。藏家也比较多。但那个期间,他的山水作品构图太满,线条略微僵硬,色彩稍显浓郁,似乎少了一些留白、空灵与自在舒朗之韵。随着岁月的增长,万建成逐渐在对艺术的认知中,摸索、领悟中前行。他很刻苦,除了外出采风写生,几乎少社交。大多数时候,他待在洛带古镇的画室,几乎足不出户,闭门读书作画。近年来,他跟着欧阳世俊先生深入学习花鸟画之后,得到很多的创作启发。这些感悟促使他对笔触、色彩、线条、构图等等,有了更加清醒的认知。再加上他的书法老师李国钦先生在墨韵运笔上的指导与启发,他开始以“写”入画,来慢慢寻找属于自己的绘画方向,追求画面疏密有致,用笔清俊,墨色淋漓,朗逸幽丽,不再一味沉迷于大尺幅的山水画创作,而醉心于每一幅作品,即使小幅作品,也注重突出作品的微妙气息、细腻与韵味儿。





万建成近期的作品开始慢慢变得舒朗细秀起来。

他的工笔画作品《花好月圆》:梨花繁茂,点点枝干,圆月清朗。作品底色是酞青蓝,但作者经过特殊处理后,酞青蓝上呈现出融化后的白色,朦胧,模糊。画面中树干在胭脂、朱膘交融中注入适当墨色,于是,树干的肌理效果,在画家一层一层上色的递进中,逐渐厚重苍润。这是画家心中意象化的梨花,唯美而清朗。作品《夏荷》:笔墨细腻,秀美清雅。画家用工笔手法,表现出荷塘里荷叶的寂静素雅,清莲迎风。这幅作品,画家融合了藤黄、酞青蓝、大红、朱红等等,叶片阴阳分明,荷花浓淡自然,采用赭石、朱膘、嫩绿色来表现荷塘边的芦苇,那是隐喻的芦苇,舒卷的荷叶,恰清风袭来,意趣盎然。




多年来,万建成痴迷我国明代著名画家唐寅的绘画作品。

他终日闭门,在画室琢磨古画的韵味,临摹了大量古画。尤其喜欢唐寅的画。并在临摹中,去寻找古韵之雅。他在岁月的磨砺中,以及与自己对笔墨宣纸的触碰浸润中,寻找一种属于自己的绘画风格:在传统的笔墨中,寻找细腻的情感表达。他近期有一幅山水作品,就是大量运用点子皴的手法,来表现中国清丽的山水,笔简而清新。






四十多年来,万建成一直默默研习国画和中国书法,并且加入自己岁月的积淀与个体领悟,用真诚之心去寻找心中的艺术感觉。作为当代颇有个性的山水画家,他心无旁骛,独自探索,虽默默无闻,不求名利,却在绘画中找到自己渴求的精神支撑与寄托。

    万建成长期坚持写生,足迹遍布祖国各地名胜古迹,他的山水书画,秉承传统国画笔墨的坚实基础,山峦跌宕,气势磅礴,石质坚凝,雄浑豪迈。他的画作,注重生活气息和民俗风情,汲取古今精粹,尤其是在彩墨绘画上,独到而创新,树立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万建成先生的毛笔书法,以行书体、草书体为主,笔力劲挺,笔酣墨饱,笔走龙蛇。书法作品被很多爱家收藏。多年来,万建成的国画山水画作品多次入选中国名人书画大展、当代中国山水画展、四川省和成都市书画和美术历年画展等。并在徐悲鸿、张大千艺术研究院《精品集》等美术专著刊登。



万建成先生虽然偏居一隅,却非常注重培养国画人才,多年来,一直坚持在四川省市书画院和高等院校教授成人山水国画基础,。2015年又在成都市洛带镇政府、成都市书画协会等单位和省内书画界知名人士的支持下,创办了“华艺百年书画室”,潜心培育少儿国画和书法,悉心培养热爱国画艺术的青少年,以“弘扬中国国画精粹”为宗旨,传扬中国国画精髓。




蜿蜒老街,蓝天之下,如果你偶尔去到洛带古镇,蓦然看见拐角处,有一间素朴的画室在小街相交处,它似乎弥补了这条条狭窄的老街的艺术空白,给人以云霞缱倦的豁然开朗,那就是万建成的书画空间,也是他的精神家园。









画家简介:万建成,男,1961年出生。毕业于中国南宁陆军学院,师承山水画家黄纯尧先生、欧阳世俊先生、李国钦先生。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成都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成都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徐悲鸿、张大千艺术研究院画师,四川省现代国画院秘书长。




 

行走的连子




一起分享生活的点滴

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