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小学推荐联盟

【教育视点】中国教育的三个“本末倒置”

三修国学堂 2020-10-15 06:14:51

文  | 王开东

义务教育对于培养一个人来说要比大学教育更加重要。

国家搞了这么多年,可以说是本末倒置,越高越重视,现在博士后最受重视,然后是博士、硕士、大学。


我们学习都是以更高的层次为目标,小学就为了考初中,初中就为了考高中,高中是为了考大学,整个是完全颠倒了。

1

时光颠倒

童年为升学战斗,升学后回到童年


中国的孩子,从妈妈肚子里就开始胎教。孩子出世以后,更是层层加码。我们有一句千古名句——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于是乎,从起跑线开始,从孩子刚刚睁开眼睛开始,这一场战斗已经打响。金色的童年,变成了灰色的童年,灰色的童年又变成了黑色的童年!


这些可怜的孩子,哪里有什么童年?我们的孩子简直就是童工!


他们每天背着沉重的书包,上课、下课、补课、作业、订正、辅导,小小年纪就被升学压弯了腰,就算是兴趣小组的兴趣,几乎也都是家长们的兴趣。


从幼儿园到高中,整整15年,不说那些被淘汰的倒霉蛋,就算是竞争中的佼佼者,也对这段经历不堪回首。


这才是最大的问题所在。等到这样一群孩子终于离开中学,“翻身农奴得解放”,这些孩子们撕书、毁书、烧书,就差把天掀起来。


这些年来亏大了,一旦踏入大学之门,第一件事,当然要把失去的找回来。


把睡觉时间补回来,高校里不乏嗜睡大王;把打牌时间捞回来,高校里从来不缺“赌王”;把初恋的时间挽回来,把失恋的滋味也要补起来,高校里有的是鸳鸯,晚上,在任何一所高校任何一个旮旯里扔一砖头,至少要砸到三对情侣。


高校的“女生宿舍,男生莫入”,被诠释成“女生宿舍,男生摸入”。还有,更要把游戏的时间抢回来,高校里也绝对不缺《传奇》人物。


高校里真正缺少的是读书人、文化人。本应该是天真快乐,充满朝气的少年,却被作业、补课、升学,压得抬不起头来,喘不过气来,活不过神来。


本应该是努力钻研科学、满怀理想人文的大学生活,却早已经厌倦了学习,根本不和我们玩了,一味地吃喝玩乐,等毕业之后做啃老族。



2

脑体倒挂

百般呵护身体,漠视精神成长

中国人的传统,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所以充满着身体崇拜,但对决定着我们生活质量和心灵品位的精神,却很少去关注。


小孩子跌倒了,一定不要去扶他,让孩子自己爬起来。痛不痛都不去管它,这是身体上的受伤,没关系。这种伤,多经历一些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一旦孩子精神上受伤,家长一定要多方安慰,和孩子站在一起,支持他们,给他们精神力量,帮助他们治疗创伤,给他们勇气和爱。


当我们让孩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同时,当我们把孩子的有形的身体照顾得妥妥贴贴的时候,有多少人关注过孩子的心灵?


在社会、家庭、学校三座大山重压之下的孩子,他们的精神创伤,他们的焦灼和恐惧,有多少人在意过?


尤其是在孩子考砸的时候,有多少家长不是火上浇油,伤口撒盐,急火攻心,甚至“竹笋炒肉丝”、棍棒相加的。


要知道,小孩已经吓破胆了,这个时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孤立无援,我们就别再伤口撒盐了。他要是不知道害怕得让他害怕,他一旦害怕,就别让他再害怕。


他爬不起来了,我们还得鼓励他。袁伟民当年执教女排有一条做得真好:“胜利了要低着头走路,失败了要昂着头走路。”


成功了,胜利了,需要冷静,需要戒浮躁,所以这个时候,一定要低着头走路。如果输掉了,本来就已经很低沉了,这个时候再低着头走路,灰溜溜的,那就更加抬不起头了。


一个没有精神支撑的人,是无法自立的。一个抬不起头的队伍,更是没有战斗力的。因此,在残奥会上,有那么多的健儿奋力拼搏。


设想一下,生活中精神垮塌的人,还能这样笑对世界和面对人生吗?



3

学习错位

忽视解决问题能力,培养解答试题能力

据我所知,当前我国制造博士的速度,已经赶超美国了。有资料显示:“我国具有博士授予权的高校已超过310所,而美国只有253所。”


中国有资格培养博士的大学和年度授予博士的人数,从2008年起,将至少在以后的100个世纪内,永远位居世界第一。


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创造这个奇迹的选手们,有一半人是中国的官员们。《东方早报》指出:“大家正在损失尊重博士的理由。”


一个用脚也能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博士赶不上人家的硕士,甚至连人家的学士也比不上。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的教学是“去问题化”教学,人家是“生问题化”教学。


课堂的中心,应该是一个问题的提出、理解及解决并产生新问题的过程,是一个知识——作为问题解决的工具被探索、被发现的过程。


优秀的课堂教学,要重现这一神奇的创造过程。问题枯竭了,课堂也就死去了。正如干国祥所说:


“课堂,是真理呈现之处;教学,是知识散发出魅力之时。在静态的教材下面,蕴藏着人类最伟大的奥秘:发现宇宙与人类,书写宇宙与人类的整个过程。课堂教学,是这一发现与书写的重温,是这一发现与书写的延续。而如果没有将‘问题—知识—真理’作为课堂教学的核心,那么,一切的热闹都将是浅薄而不值一提的。”


以语文来说,阅读不仅在于作者写出了多少,更在于读者悟出了多少;教育也不在于教师讲出多少,更在于学生悟出多少。


教师讲得再多,也还是教师的,学生就算是理解了,但这种被动的理解,真的就那么重要吗?而学生哪怕“悟”得再少,但也是自己的,是自己成功的体验和收获。


这里的“悟”,应该是情景中的内化和建构,任何高明的教师也不可能代替学生这个生成过程。


唯有这样的生成过程,才是教育的本意所在,也是人的成长所在、拔节所在、升华所在。


袁振国在《反思科学教育》中,曾经这样说过:


“中国教育注重解决问题,教育是要把学生教得没有问题了,以没有问题为旨归。而西方教育注重提出问题,教育是看学生能够提出多少问题,以产生问题为高效。因此,中国教育越往后去,问题越大。”


知道了这一点,我们可以大胆地说,如果诺贝尔奖不是评选出来的,而是考出来的,中国说不定要囊括的。因为我们提不出问题,但是我们会解决问题。


对不起,我说错了,我们也不是会解决问题,而是我们会解答试题!而且只会解答试题!



转发是最大的鼓励,感谢您的支持!


【三修国学堂简介】

    三修国学堂创建于2015年6月,处古城荆州市青少年宫之宝地,扼江津咽喉之要,得荷塘香莲之雅,室外曲径通幽,古柏苍翠,柴门木匾,花果成畦,藤萝翠竹,相映成趣;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一带水池,满架蔷薇,花香草青,雅致秀气;堂内青砖素墙,华灯暖暖,国旗高挂,孔像肃立,家具古朴,字画清逸。整个学堂简洁韵致,风雅悠然,是孩子们修身静心、读书养志的好去处。




【三修国学堂校门】



【三修国学堂教室大门】

【三修国学堂大门】



【三修国学堂庭院】


【国学堂外夜景】

三修国学堂是目前古城荆州市规模较大的一家国学教育专业机构,依托于荆州市青少年宫国学教育中心、中国人民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等强大的国学师资教育平台,发起于成都,实践于泉州,立根于荆州。自成立以来,三修国学堂以在国学教育行业多年的实践经验和行之有效的教学系统,凭借优质的师资力量和强大的教学实施能力,秉承以“生命教育、智慧教育、通识教育和爱国教育”为核心的教育理念,以培养“崇德尚礼、文武兼备”的少年君子和具有国学素养及谋略智慧的领袖精英为目标,打造国学经典教育的新模式。同时,立足当下,古为今用,以家长公益沙龙、市民国学公益讲堂,企业国学讲坛等形式,帮助公民培养起良好的人文素养和道德修养,达到“明德修身、经世致用”的目的,进而塑造经典的国学教育品牌。

 截至目前,三修国学堂共计开办有“寒暑假私塾”,“国学英才实验班”,“幼小衔接育英班”,“少年君子班”(以在校中小学生为主,周末班,随到随学),安亲班、君子八雅“琴修班”,阅读写作(诗词)班(五、六年级)及国学沙龙和讲座,在成都和荆州两地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影响和教学口碑,并得到了学生们的由衷喜爱和家长们的高度评价。2017年3月,三修国学堂荣获由荆州日报社组织评选并颁发的“2016年荆州市民信得过民办教育优秀机构”荣誉称号。

地址:荆州市沙市区江津中路青少年宫内

咨询电话:15171156888